从逍遥镇胡辣汤到潼关肉夹馍全国数千餐饮店被诉商标侵权!国家知
发布日期:2021-12-12 20:30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从逍遥镇胡辣汤到潼关肉夹馍,全国数千餐饮店被诉商标侵权!国家知识产权局最新回应

  11月24日,有网友发现,陕西潼关肉夹馍协会的官网疑似被黑,满屏飘满黑底绿字“无良协会”。直到红星资本局发稿,协会官网仍然无法访问。

  有餐饮从业者向红星资本局反映,近期全国各地多家餐饮商户遭到潼关肉夹馍协会起诉,原因是商户招牌中出现“潼关肉夹馍”字样。协会认为商户侵犯了商标权,要求赔偿几千至数万元不等。如果要继续使用“潼关肉夹馍”商标,需要缴纳9.98万元的,并要成为协会会员,每年缴纳2400元的年费。

  值得一提的是,“潼关肉夹馍”商标在注册成功不久,就被授权给了潼关肉夹馍协会会长担任大股东的民营企业,由这家企业负责收取“潼关肉夹馍”加盟费。

  律师向记者指出,本案的关键在于,潼关肉夹馍到底是不是通用名称。潼关肉夹馍注册成功的商标为集体商标,协会作为商标持有人有权进行维权。虽然商标的国际分类为方便食品,餐饮店经营行为属于餐饮住宿类,但可能被法院判定为近似侵权。

  近日,潼关肉夹馍协会的商标维权案件引发大量争议红星资本局搜索发现,今年7月29日起,潼关肉夹馍协会以“侵害商标权”为由,将200余家小吃店、快餐公司等诉至法院,近几个月内有210个开庭公告,诉讼地域涉及内蒙古、河南、浙江、天津等全国18个省份。

  11月24日,河南洛阳某餐饮服务有限公司老板梁先生告诉红星资本局,仅洛阳市就有不低于200家商户被起诉,全国多地都组建了维权群。梁先生还提供了一份视频资料,资料显示,在潼关肉夹馍协会起诉呼和浩特回民区燕飞肉夹馍店等的公开庭审中,被告辩护律师提到,目前全国已有100多被诉案件,涉及上千家餐饮店。

  梁先生也收到了法院的传票,被潼关肉夹馍协会起诉,理由是涉嫌侵犯“潼关肉夹馍”商标权。协会要求他不得使用相关的字样,并且赔偿1万多元。

  梁先生对此感到无法理解,也觉得非常突然。“此前从未与潼关肉夹馍协会打过交道,对方也没有提前通知,4、5月暗中取证后直接起诉,维权群里很多人甚至都没听说过这个协会。”

  据他介绍,潼关肉夹馍协会从10月开始密集起诉河南当地使用“潼关肉夹馍”做招牌的餐饮店,要求赔偿几千至数万元不等,如果要继续使用“潼关肉夹馍”商标,需要缴纳9.98万元,或是缴纳会费成为协会会员。同时,不少餐饮商户在开庭前接到了协会方面庭外和解的沟通,但协会仍然要求商户赔偿并加入会员。

  据梁先生说:“很多人一看到法院传票就怕了,而且看到对方拿着一份胜诉的判决书,都选择庭外和解。洛阳已经有不少小吃店撤下了标牌里的‘潼关’二字,还有小店直接关门了。”

  此外,还有多家山西河曲县、陕西大荔县,以及呼和浩特、西安等地的餐饮店老板接到了潼关肉夹馍协会的起诉,最早接到传票的商户是在今年8月。其中一部分人选择赔偿;一部分人拒绝接受,正在积极准备应诉;还有人一审败诉,已提起上诉。

  另有山西运城某商户告诉红星资本局:“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上午我接到法官的电话,说会参考新闻判决。”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即便认赔,加入潼关肉夹馍协会的餐饮店也不多。在他们看来,“协会是通过维权讹钱,就不是个正经协会。”

  此前,陕西潼关县商业局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目前此事影响面较广,已经引起关注,潼关县政府相关领导正在和潼关肉夹馍协会开会协商。

  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显示,潼关肉夹馍协会成立于2016年6月,注册资本5万,法定代表人为王华锋,业务范围为潼关肉夹馍培训、推广、宣传。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该协会登记住所为“潼关县十三花肉夹馍”,疑似为一家肉夹馍店。相关法律文书也显示,协会作为原告,其住所地为“陕西省潼关县和平路北段十三花肉夹馍店”。

  知识产权信息显示,潼关肉夹馍协会共申请了13枚商标,包括“潼关肉夹馍”“老潼关”,其中仅有2014年申请的方便食品类“潼关肉夹馍”商标完成注册,其余状态均为无效或等待实质审查。这唯一有效的商标属于“集体商标”,注册号为14369120,申请日期为2014年,早于协会成立日期。

  目前,潼关肉夹馍协会官网仍然无法访问,但天眼查显示,该协会曾经名为“老潼关小吃协会”,老潼关小吃协会官网曾于2018年发布《关于对违规、违法、侵权新闻追责的声明》,署名为“潼关肉夹馍小吃协会”,印章为“老潼关小吃协会”,目前该声明仍然在官网置顶。

  该声明表示:“潼关肉夹馍”商标为我协会注册商标,本协会依法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注册号为第14369120号。希望违规、违法的山寨餐厅、店铺立即停止违规、违法及侵权行为,即刻停止使用“潼关肉夹馍”注册商标、商号以及门头外观。协会已委托陕西仁和万国律师事务所全权代表协会通过法律途径追究此类违规、侵权行为的法律责任,且追究因其违法侵权行为对协会所造成的一切损失。

  值得注意的是,潼关肉夹馍协会还曾向国家知识产权局诉争“老潼关”商标,认为西安某公司完成注册的“老潼关”商标与该协会注册的“潼关肉夹馍”商标近似,应判定无效。国家知识产权局认定,诉争商标予以维持。今年1月,该协会因上述行政纠纷起诉国家知识产权局,一审被驳回。

  红星资本局多次致电潼关肉夹馍协会,语音显示为一家餐饮公司,但一直无人接听。

  此前,潼关肉夹馍协会相关工作人员接受大象新闻采访时称,该协会从2020年12月开始委托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做全国商标维权,初衷是希望所有做“潼关肉夹馍”的商户都能加入该协会共同发展,并不清楚维权的进展和具体细节。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2015年12月,“潼关肉夹馍”商标注册成功后,仅过去了半个月就被授权给西安万盛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盛餐饮”)与潼关县盛潼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潼餐饮”),这两家公司拥有该商标使用权、运营权及商标品牌宣传、推广权。在商标诉讼中,也是由这两家公司制定和收取加盟费,而潼关肉夹馍协会会长王华峰,正是这两家公司的股东。

  天眼查信息显示,万盛餐饮成立于2010年1月5日,注册资金100万元,大股东王华锋持股55%,另一股东则是盛潼餐饮的法定代表人董开锋,持股30%。

  盛潼餐饮成立于2018年,注册资金2000万元,由潼关县潼味坊快餐供应有限公司全资投资,王华锋为监事,董开锋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两人分别持股60%和40%。今年8年,盛潼餐饮的法定代表人由王华锋变更为董开锋。

  根据潼关肉夹馍微信公号的推文,想要加盟“潼关肉夹馍”,需要与万盛餐饮签署加盟意向书,缴纳诚意金。正式签署加盟合同并缴纳品牌使用费后,总部协助加盟店营建。根据旗舰店、标准店、创业店分类不同,意向金有1万元和5000元两档,加盟费分别为9.98万元、5.98万元、3.98万元,保证金分别为3万元、2万元、1万元,管理费分别为每月800元、每月600元、每月300元,会费均为200元。

  记者注意到,绝大部分被告餐饮店的店招、包装上含有“潼关肉夹馍”字样,这到底是否涉嫌商标侵权?

  一、“潼关肉夹馍”商标的汉字与拼音部分属于通用名称,根据《商标法》第五十条第一款,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二、潼关肉夹馍协会注册的是30-方便食品类,餐饮店经营行为属于43-餐饮住宿类。二者分别归属于商品和服务两个大类,其分类和属性均不相同,因此经营小吃店不侵犯商标权。

  三、潼关肉夹馍协会曾申请过43类商标被驳回,显示出潼关肉夹馍作为小吃的通用名称,具有群众性和民间性,国家知识产权局充分考虑了我国经济社会的现实问题,防止对广大个体户的合法经营行为造成不必要的损害。

  然而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各地法院对“潼关肉夹馍”商标侵权案做出了不同的判决。

  据裁判文书网信息,今年5月,浙江嘉兴经开长水潘浩小吃店被潼关肉夹馍协会诉侵害商标权。嘉兴市南湖区人民法院认定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涉案商标的注册专用权,判被告小吃店停止侵权并赔偿1.1万元。

  法院表示,集体商标系团体、协会或者其他组织名义注册,供该组织成员在商事活动中使用,以表明使用者在该组织中的成员资格的标志。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潼关肉夹馍协会享有涉案集体商标,且处在有效期内,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依法应受保护。而被告在其店招和肉夹馍包装袋上使用“老潼关肉夹馍”,其标注位置醒目,客观上能够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构成商标性使用。被告销售被控侵权的商品为肉夹馍,与原告上述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相同。经比对,被诉侵权的“老潼关肉夹馍”标识与涉案商标中的文字“潼关肉夹馍”及读音方面相同,上述被诉侵权标识的使用易使相关公众对被诉侵权肉夹馍的来源产生误认,构成近似。

  法院指出,潼关肉夹馍产品及自身工艺相较于涉案商标具有更高的知名度,一般消费者更容易认为产品采用的特定制作工艺。

  法院认定,虽然被告使用了与涉案商标相近似的标识,但结合涉案商标的知名度、显著性,涉案商标的构成以及被控侵权标识的使用情况,不足以使得一般消费者误认为其具有潼关肉夹馍协会的成员资格或其成员产品特有的产品品质,其行为未侵犯潼关肉夹馍协会对涉案商标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针对这一问题,红星资本局采访了泰和泰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曾祥坤。曾祥坤认为,潼关是一个地名,肉夹馍是通用名。按照《商标法》规定,县级及以上的地名都不能注册成商标,不过可以注册为集体商标/地理商标。只要满足集体商标的使用条件,就可以申请使用。本案中注册的正是集体商标,这种情况下,潼关肉夹馍协会作为商标持有人,有权进行商标维权。即便协会注册的“潼关肉夹馍”商标为方便食品类,而非餐饮住宿类,但法院也可能判定属于近似,认定为商标侵权。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曾判决认为,潼关同时具有潼关城的含义,具有区别于地名的其他含义。

  一张法院传票,一份判决书,杨莉(化名)在年关将至时被卷入“潼关肉夹馍协会”商标侵权诉讼案的汪洋大海中。一审过后,杨莉加盟的“老潼关肉夹馍”店被判立即拆除店招、门头以及店内所有带有“潼关肉夹馍”的标志,并赔偿协会经济损失1.1万元。据了解,全国数百家“老潼关肉夹馍”也都有类似遭遇,有商户选择缴纳加盟费“和解”,也有商户胜诉的案例。截至目前,陕西潼关肉夹馍协会的官网仍然无法访问。对此,潼关县商业行业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该协会诉讼商户商标侵权一事当地有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目前领导正在开会商议此事,有结果会第一时间向社会公示。”

  “到现在我也没有想通,我侵犯了谁的权益?”24日晚,面对新黄河记者的采访,杨莉连连叹气。

  杨莉在青岛市经开区经营了一家老潼关肉夹馍店,今年9月上旬,她接到当地法院传票,因“侵害商标权”被潼关肉夹馍协会起诉。协会要求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同时赔偿经济损失8万元,如想继续使用该商标,需缴纳近10万加盟费。

  “我都蒙了,什么侵权,什么赔偿,我这店都开好几年了。”杨莉被一张传票打得猝不及防。

  冷静下来后,杨莉得知身边至少十几家店都收到了相同的传票。商户们聚在一起,经过商量,决定应诉。

  然而结果并不如意。法院一审判决,商户们败诉。判决书显示,商户们需立即拆除店招、门头以及店内所有带有“潼关肉夹馍”的标志,不再宣传和使用,同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到2万元不等。

  商户们不服,提起上诉,目前二审暂未开庭。“正在等待法院消息。”杨莉苦笑道。

  随着“潼关肉夹馍协会”商标维权消息的不断席卷,本地是否有商户有类似遭遇?11月25日,新黄河记者走访、联系了位于济南、青岛等地的数十家老潼关肉夹馍店,发现济南暂未有商户接到法院传票,但在青岛已有商户被诉后参加了开庭,有商户一审败诉后已自行拆除了店里“潼关肉夹馍”的相关标识。

  在天桥区一家老潼关肉夹馍店门口,店老板刘飞(化名)刷着网络上铺天盖地的信息,觉得既搞笑、又气愤。

  “潼关是地名,肉夹馍是小吃,这都是从古至今传承下来的,怎么就侵权了?”刘飞一头雾水,他表示自己的店虽然没有接到法院传票,但看到该消息后也忍不住抱怨。

  同日,记者辗转走访、联系了位于天桥区、槐荫区、市中区、历城区的几家潼关肉夹馍店,店方均表示未收到法院传票。然而,记者联系多家位于青岛市的潼关肉夹馍店,他们称均遭到了协会起诉。

  “起诉的时候说要求赔8万,一审败了,最后法院判赔1万。”在黄岛区开肉夹馍店的赵阳(化名)告诉新黄河记者。

  “不是说刻意蹭老潼关的热度,我这店也开了三四年,都是正常经营,我的食材也是陕西那边供货的。如果法律判侵权,我遵守,但用这种方式,我实在不能接受。”赵阳说,经营期间,从未有协会的人出面告知其使用“潼关肉夹馍”标识存在问题,如今却突然被诉至法庭,而且在一审法庭上,协会方代理律师举证了赵阳的店名、食品外包装、消费小票等都涉及了老潼关的字样,涉嫌侵权,面对对方的“充足准备”,在他看来,“这更像是一场早已谋划好的披着维权外衣的敛财。”

  记者了解到,全国各地多名经营肉夹馍的商户反映,他们因招牌、价目表、食品袋、消费小票等包含了“潼关肉夹馍”字样,均遭到潼关肉夹馍协会的起诉,被要求停止侵权,并赔偿数万至10万元不等,如想继续使用该商标,需缴纳近10万元加盟费。其中,有商户应诉后胜诉的案例,但多数一审已败诉。

  采访中有商户表示,该协会的起诉是“无差别的”。“他们说这是清理市场。”一名商户表示,他的店本身就已经加盟了该品牌授权的公司,但这次依然收到了法院传票,“我去找他们,他们说目前是所有带潼关肉夹馍标识的都会收到,但是和我们店没关系,我们现在让加盟公司处理。”

  根据企查查显示,潼关肉夹馍协会成立于2016年6月6日,注册资本5万元,法人代表是该协会会长王华锋,主营业务包括潼关肉夹馍培训、推广、宣传,业务主管单位是潼关县商业行业管理办公室。截至目前,协会法律诉讼共402条,开庭公告达361件,裁判文书11份,立案28件,诉前调解一件,数据在几天内仍不断刷新。根据已有披露的开庭公告显示,绝大部分诉由为潼关肉夹馍协会起诉商家侵害商标权。被告商家涉及来自天津、内蒙古、湖北、河北、河南、浙江、广东、江苏、甘肃、吉林、贵州、浙江、上海、辽宁、安徽、福建、山东、湖南等多个省份的餐饮小吃店。

  新黄河记者查询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中国商标网发现,2015年12月14日,第14369120号“潼关肉夹馍”商标被核准为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类别为第30类:肉夹馍,商标类型为集体。潼关肉夹馍协会是该商标的商标权人。2015年12月25日,即商标注册后的11天后,老潼关小吃协会(潼关肉夹馍协会前身)授权西安万盛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与潼关县盛潼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使用“潼关肉夹馍”,两家公司具有该商标使用权、运营权及商标品牌宣传、推广权,授权期限为2015年12月25日至2025年12月13日。

  新黄河记者了解到,潼关肉夹馍协会(老潼关小吃协会)曾在2018年4月发布了《关于对违规、违法、侵权行为追责的声明》。声明中提到:目前在陕西省内及国内其他地区出现了个别打着“潼关肉夹馍”品牌的违规、违法的山寨店铺,这种行为严重侵害了协会的商标权。其经营者一般未经任何食品安全培训与考核,所经营的餐厅食品原料来源不明、内部人员管理混乱、卫生环境脏乱不堪,严重影响了消费者的食品健康,同时也伤害了“潼关肉夹馍”的品牌形象。同时各大网络平台都上架了疑似、类似潼关肉夹馍店铺,使消费者严重混淆,对本协会品牌以及影响都极其恶劣。此类违规、侵权行为的存在,严重的欺骗了消费者,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同时也对协会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商誉影响、破坏协会形象、造成品牌损失及经济损失。

  声明称,希望此类违规、违法的山寨餐厅、店铺立即停止违规、违法及侵权行为,即刻停止使用“潼关肉夹馍”注册商标、商号以及门头外观;望相关网络平台下架相关违规店铺,尊重且维护“潼关肉夹馍”品牌;为保障消费者及协会合法权益,协会将即刻组织人力、物力对此类违规、违法、侵权行为进行逐一排查,对发现仍未整改、拒绝整改的餐厅、店铺、个人以及法人,协会将联合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追究其侵权责任;同时,协会已委托律师事务所全权代表协会通过法律途径追究此类违规、侵权行为的法律责任,且追究因其违法侵权行为对协会所造成的一切损失。

  据协会工作人员介绍,协会从去年12月开始,委托了律师事务所面向全国的侵权商户进行商标维权,并非强行要求赔偿,起诉是希望所有做潼关肉夹馍的商户能加入协会,共同发展这个品牌,但具体如何跟各地的商户去谈由律所全权代理。

  采访中也有部分商户告诉新黄河记者,他们在一审开庭后接到过协会代理律师“私下和解”的建议,“需要我们支付加盟费、会员费,他们说这样就可以撤诉,但我们没同意。”

  25日上午,新黄河记者多次致电潼关肉夹馍协会,均无人接听。潼关肉夹馍协会官网仍处于疑似被“黑”状态,时而满屏滚动“无良协会”的字样,时而无法访问。这是否与诉讼事件有关,协会方未有正面回应。

  对于此事,北京律师张新年公开表示,“知识产权保护的是运用知识的创造成果,而不是既有的公共资源。”他认为,潼关是地名,肉夹馍是通用名,两者结合注册商标存在异议,“如果这个协会胜利了,兰州拉面、沙县小吃、山西刀削面会不会起而效之,引起餐饮界大混战?”

  江苏律师刘录也公开表示,“潼关肉夹馍”的名称不属于哪个群体,而是属于全社会。“法律意识强,不意味着可以滥权滥诉。”

  据了解,商标的主要作用是区别商品和服务,按照相关规定,地名无法被注册为商标。不少律师认为,协会通过增加“肉夹馍”几字注册该商标或存在异议。

  但也有律师肯定,协会享有商标权,依法维权,且占据一定优势。建议可尝试去知识产权局申请撤销该商标。

  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新黄河记者联系了该协会主管部门潼关县商业行业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称,该协会诉讼商户商标侵权一事,当地有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目前领导正在开会商议此事,有结果会第一时间向社会公示。”

  近日,陕西潼关肉夹馍小吃协会以侵害商标权为名,对多家招牌中带有“潼关肉夹馍”字样的小吃店发起诉讼,要求在招牌中撤销相关字样并赔偿相应费用(极目新闻此前报道)。

  不久前,河南省西华县胡辣汤协会刚刚采取过同样的行动——突发大规模发起诉讼,要求不少经营多年“逍遥镇胡辣汤”的店家就商标侵权进行赔偿。11月21日,诉讼已被西华县胡辣汤产业发展中心叫停。

  而潼关肉夹馍协会似乎并没有终止诉讼的打算,协会工作人员11月24日回应极目新闻记者称,“我们这个打假维权从二三月份就开始了,因为我们是一省一省挨着走的,刚到河南。”

  对这种行为,舆论质疑声四起:将地名加小吃名的组合名称用于注册商标,是否合理?此前多年未起诉,待小吃店遍地开花之时要求赔偿侵权费用,本身是不是一种“收割”?此种方式维护商标对品牌是利是弊?

  “老潼关小吃协会”网站2018年4月发布的一份《关于对违规、违法、侵权行为追贵的声明》显示,“潼关肉夹馍”商标为该协会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依法核准的注册商标,该协会依法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注册号为第14369120号。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学院教授彭学龙认为,此类起诉是否违法的关键在于,协会是否拥有其所主张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只要商标权合法、有效,两家协会维权就是正当的。无论“潼关肉夹馍”,还是“逍遥镇胡辣汤”,都只能注册为地理标志商标,《商标法》对地理标志商标注册有明确要求:标示某商品来源于某地区,该商品的特定质量、信誉或其他特征主要由该地区的自然因素或人文因素所决定。这样,注册申请人就必须证明潼关肉夹馍和逍遥镇胡辣汤具有特定的质量或者信誉,且这种质量或者信誉由潼关和逍遥镇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决定。

  彭学龙介绍,注册地理标识商标需提交一系列文件,其中就包括地理标志商品的特定质量、信誉或者其他特征与当地自然因素、人文因素关系的说明。还有地理标志申请人具备监督检测该地理标志能力的证明材料,应提交申请人所具有的检测资质证书或当地政府出具的关于其具备检测能力的证明文件,以及申请人所具有的专业检测设备清单和专业检测人员名单。

  如果质疑“潼关肉夹馍”和“逍遥镇胡辣汤”注册的合法性,可以从以上条件入手,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撤销涉案地理标志注册或者宣告其无效。

  即使协会注册了商标,是否意味着它们可以向任何一个使用该商标的商家发起诉松?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指出,可以正当使用的商标在注册前,存在社会公众合法使用权,此时商户不是作为商标使用它,而只是为了说明或者描述自己的商品。在商标的独特性与社会公共需要的普遍性产生冲突时,根据商标的特性,应让位于公共利益的需要。这也与《商标法》的立法目的“保障消费者和生产者、经营者利益,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相一致。

  为此,付建认为,先以懈怠的态度对待侵权,再以“收割韭菜”的方式维权,潼关肉夹馍协会有假借维权收取“会员费”的嫌疑。因此,协会以商户侵犯商标为由进行维权,是不能成立的。

  彭学龙指出,若“潼关肉夹馍”地理标志注册商标合法有效,即使是潼关本地的肉夹馍店,如果并非该地理标志会员,亦未获授权,只能在描述意义上使用“潼关肉夹馍”5个字,但应尽量避免与所注册的“潼关肉夹馍”地理标志图案相混淆,避免消费者误认为其系“潼关肉夹馍”地理标志注册者的成员或者会员。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徐西江提醒,“潼关肉夹馍”注册于2015年12月14日,商标权利人为潼关肉夹馍协会。除了是地理标识商标外,该商标还属于集体商标。集体商标就是指以团队、行业协会或其他组织注册申请的商标,供该机构成员在民商事活动中应用。集体商标使用权归属于一个团体,但是注册商标由这一团体机构的成员一同应用。因此,潼关肉夹馍协会有权禁止团体组织成员之外的主体使用“潼关肉夹馍”商标。但根据《商标法》的规定,在商标注册日之前的使用行为可主张商标使用权。

  事实上,潼关肉夹馍协会也并非在每次诉讼中都胜诉了。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该协会的开庭公告已达360条,且开庭时间集中在最近半年。从开庭信息来看,其中有342条系协会作为原告,起诉理由主要为“侵害商标权纠纷”“商标权权属、侵权纠纷”,被告遍及全国,涉及广东、河南、吉林、天津、山西、安徽等省份。但在已结案的11项中,有8项均以潼关肉夹馍协会撤诉告终。

  目前来看,与逍遥镇胡辣汤协会维权最终被主管部门责令暂停相比,潼关小吃协会的维权获得了当地政府的支持。

  从潼关县人民政府官网可以看到,10月22日发布的《关于县十八届人大第四次会议代表所提建议批评和意见办理情况的报告》显示,该会议建议之一即为“关于加强潼关肉夹馍品牌维权意识的建议”。办理情况一栏显示,潼关县相关部门联合肉夹馍联合会加快了“潼关肉夹馍”地域商标注册进度,加强产地品牌保护,迅速培育壮大旗舰企业,出台相应管理和服务标准,统一生产标准,统一连锁店设计,建立潼关肉夹馍食材供应基地,逐步实现小吃总部经济。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营销管理系主任、副教授杜鹏认为,协会起诉企业可以分两面看。目前,广大小微商家没有知识产权意识、品牌意识,动不动就山寨、抄袭、侵权,因为这样短平快、成本低,在一定程度上共同促进了市场繁荣和品牌推广;但长期看一定走不远走不久,各自为战、没有标准、质量参差不齐、没有规模,最终损害品牌价值。协会、行业想规范知识产权和品牌意识,规范市场行为,从长远看这个初衷是认可的,但实现手段和方式一定会造成震荡,短期内会有负面影响。

  付建则认为,对小吃品牌的传播以及影响力而言,此类维权弊大于利,属于“恶意诉讼”或“滥诉”,应予以叫停。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应强化对地方美食品牌建设与管理的引导,将产品“走出去”。如果“肉夹馍”“胡辣汤”这些传统的小吃品牌不允许被正当使用,那么此类小吃影响力很难继续被扩大推广,最终品牌也会被其他产品取代市场。

  潼关肉夹馍协会的宗旨是潼关肉夹馍培训、推广、宣传,有网友提出疑问,该协会如此“点火”不是把小商户拒之门外吗?这类协会成立和存在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中国人民大学高礼研究院助理教授王鹏表示,潼关肉夹馍协会也好,逍遥镇胡辣汤协会也罢,他们是社会组织,并不是企业,这样铺天盖地起诉并不利于行业的长远发展,甚至有牟利之嫌。潼关肉夹馍协会以法律手段维权无可厚非,但从商业和道德角度而言,这样的做法不值得提倡。首先,潼关肉夹馍、逍遥镇胡辣汤等小吃是带有着一定社会风俗、社会情感的一系列标识或者话语体系,因为某个协会注册成为了商业商标,就进行无限度追责,会让人怀疑其真实目的:到底是为了维护商标,还是为了赚一波快钱呢?

  王鹏称,行业协会的成立通常是为了推动该行业的发展,协调各方资源,带动当地经济发展,但上述两个协会这样的无差别起诉,明显是增加了行业的内耗。协会一起诉,许多商家就不敢再使用潼关肉夹馍、逍遥镇胡辣汤这样的牌子,或是被迫交一笔加盟费、授权费,本来遍及全国的潼关肉夹馍或许会消失许多。同样的全民性食品还有许多,比如北京烤鸭、兰州拉面、山西刀削面……这样的起诉赔偿带来的直接收益其实有限,但产生的连带风险和伤害却是巨大的,对相关品牌的名誉是一种损害。

  王鹏还说,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潼关、逍遥镇等都是地名,这样的大范围起诉会对当地的声誉造成消极影响,甚至有可能引发新的地域歧视。行业协会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应该利用好其非企业的公益属性,更好的协调行业内部,解决纠纷,减少内耗,才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

  11月25日,央视财经记者就此前报道的“潼关肉夹馍”“逍遥镇胡辣汤”等商标侵权热点事件联系了国家知识产权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已经关注到商标侵权事件,正就此事进行研究。

  ◆来源:半岛新闻客户端综合整理,素材来源:红星新闻、新黄河客户端、央视财经、极目新闻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聚焦】国务院:采取措施加强调节!原料暴跌5000...7个医药健康产业服务平台集中亮相